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刺客与名器
刺客与名器
这个空间的时间流速和科魔大陆并不相同,当我在这里从容不迫的将完美防御体修补恢复,并完成那段伤神的回忆再次出现在希罗马帝国的上空时,这里才是事发当夜后的早晨。

  雪整整落了一夜,天地间一片苍茫,似乎金黄色的希罗马换上了一身素白的衣服。

  只是如此纯白的世界在人们起床后就将消失了。

  被踩的一塌胡涂的雪地只所以让人厌恶,可能正是由于它原先的那份洁白纯净吧。女人也有洁和污之分吧,被刺前后,这个女人又会有多少不同呢?

  但我坚信自己做的事和那些悍然踏雪者并不相同,不要问我哪里不同。如果哪一天你有幸成了被刺者,你所便能体会一切。

  只是,雪停还会雪落,而人心一但有了某种痕迹就再也无法拭除了。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既然有了三次原则,那么之后我会用催眠(记忆清洗术)和修复术给那个女人回复之前的样子。虽然,那一切已经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看着那人迹未至处的洁净,再看着足迹泥泞处的脏污,我便对那些踩着雪走路的人相当不满。

  小刺已经不在了,作为一个连续失败两次的刺客,我无法想象下次再见他时会是什么样子。以黑暗系严厉的规条,承受一定的惩罚是必需的。这些事情,我虽有心,却也无力帮他,毕竟无论什么职业,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要维护和推崇的。很多时间,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面对。也只能希望再见他时,还是那个让我喜欢的小刺吧。

  不过,对于黑暗刺客盟派一个五星去行刺杨灵这样的人物,还是让我很是困惑。做为主掌大权的一国丞相之女,既然他们决定接受这个任何,那么必然是有相当可观的利益吸引,否则即便是黑暗刺客盟这种向来无法无天的组织,也是不愿得罪这样一股势力的吧。

  然而,既然现在接受了这样的任务,为什么要派出一个成功希望并不是最大的人呢?虽然事实上,当晚如果没有我的参与,小刺成功的希望很大。但我对这种对重要事情不够重视的矛盾愚蠢的态度,还是无法理解。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对小刺目前的处境,我多少还是应该负一些责任的。

  嗯。等下次见他时再看看有没可以帮忙的地方吧。

  才放下一件心事,克罗斯。索。卫拉曼的样子又浮上心头,幽灵之手无疑是少数可以威胁到我的魔法之一,既然已经惹了他。我便不得不考虑下次遭遇时如何应对了。但对于这种杀伤力极强的心灵系魔法,我所知实在有限,考虑之后,决定到网上查查资料。

  做为尊魔法为正法的希罗马帝国,他的都城诺亚拉,是科魔大陆繁华程度排于前十的大都市。和梅泽联众国的妞约城及樱字岛国的冬精城以科学为基本原理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诺亚拉是一座完全由魔法铸就的城市。

  运用简单便的土系魔法不但有着相当的实用效果,其表现出来的艺术创造性也极为惊人。

  漫步在诺亚拉城区的大街小巷,听着那悠扬飘荡的钢琴曲,你便会不知不觉的喜欢上这座由一栋栋巨石镶就的高楼、到处有着五彩缤纷的魔法灯闪烁的城市。

  当然,对我来讲,最主要的是希罗马是个盛长美女的地方。

  近的有迦尔纳和杨灵为证,远的有生活在边城的安娜苏为证,一些我不方便说或是记不起的美人就太多了。

  这是一个鲜花灿漫的国度啊。

  美女到哪里都是爱欢迎的,但在这个崇尚魔法力量的国度里,科学这种东西便没有那么平等的待遇了。

  但也非是完全的排斥,一般都是有原则的限制其影响和传播范围。

  比如诺亚拉,如此大的一个都市,却只有不到二十家网吧。而对这二十家网吧监管也是相当严的,当然,更别说开新店了。没有丞相杨希的亲自签名是根本批不下营业证的。

  数量上的限制也导致了网吧成为高消费的场所,平民根本没有进去的实力。

  看着一个个贵族,一个个未来的国家栋梁流连于网吧,真不知那些魔法师们做何感想。

  穿过蔓丝藤环绕的拱门,在黄金色的魔法灯光的照耀下,我直接走进‘一枝花网吧’的营业厅。

  「先生,请问你有会员卡吗?」柜台后的女服务员头也不抬的招呼道。

  「没。」我冷淡的应了一声,把一张百元大通币递了过去,「给我开个机吧。」这个服务小姐相当没礼貌啊,说话时居然看都不看对方。我摇摇头,现在有事办,也就没把女孩儿冷淡的接待态度放心上。

  一枝花网吧在整个科魔大陆都是相当有名的,不仅仅因为他是代表科学前沿力量的「多色量子」科研组的下属产业,最主要网吧本身的经营特色。也就是一枝花的由来。

  在一枝花网吧,每个店里都会有一个绝色美人,即是店标又是最高主管。可以想象,仅此一点,就让无数的贵族浪子们免费为一枝花网吧做了数不清的广告。

  呵,蓝色量子真是个经商的天才啊。

  不过,是不是开始有些得意忘形了?我盯着服务小姐漫不经心在键盘上敲动的小手,心道,手儿还不错,想来人就算比不过一枝花也不会太差吧。可惜了,德性不算好,嗯,要跟蓝色打个招呼,不能让这种人坏了一枝花的招牌。

  再怎么说,我也是最大的幕后老板啊。

  伸手接过服务小姐递来的磁卡,我刚转身就听到一声惊呼。

  「啊!」

  「怎么?」我有些不快的回过身来,望向那个让我不快的女孩。

  「刺…,你,你还认得我吗?」女孩儿兴奋的叫着,转出柜台就向我奔来。

  那表情像见了久别的情人,那姿态完全是一副扑进怀里的样子。

  其实在我看清女孩的样子时,我便暗叫糟糕。居然是香奈儿?!我行刺过的人。

  可是她怎么还能认出我呢?

  「你不是在妞约城吗?」我漫不经心的抱着怀里的女子,听着她喜极而泣的喃呢。

  「想死我了,想来死我了。」香奈儿抱着我的腰,小脸儿一个劲的往我怀里钻。

  这动作好熟悉啊。我叹了口气,后悔之余,心一下软了,武器却硬了起来。

  事实上,以我的职业特点来讲,长期的呆在一个城市是很不安全的。虽然我很多方法可让被行刺者忘记曾经,事前事后也会抹去一切存在的痕迹。

  但人一忙的时候难免丢三拉四,现在,我就不得不意外的面对眼前的烦恼了。

  看来我是忘了给她催眠啊。二年了,女孩儿想的也好苦吧。

  出道的第二年,我便去了大陆之西,和圣丁坦比伦帝国接壤的梅泽合众国,做为一个以科学立国的城市,那个国家自立国以来便和其他魔法帝国处于半敌对的状态。

  但同时,不同的文化创造了不同的文明。在那个特别的城市里,我遇到了一个特别的女孩——香奈儿。

  香奈儿的家世普通,相貌在我接触过的女人中也不能算是出类拔萃。但在女孩的那对修长玉腿之间,却藏着一条无与伦比的美妙花径,兴奋时流出的蜜汁,我相信是这个大陆绝无仅有的特异颜色。

  一个会从溪谷流出淡蓝色淫液的女孩,只凭这一点,又有哪个男人能将她忘记呢?

  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名器吧。而我在兴奋之余,忘掉了扫尾工作,倒也算不上什么不可原谅的失误了。

  香奈儿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忽然抬起头来,两腮升起两朵红云,羞涩的道,「去VIP无烟包间吧。那里电脑的配置更好些。」我点点头,笑了。

  坐在VIP的高档包间里,我打开电脑,伸手接过香奈儿递来的咖啡,「怎么来了希罗马呢?」「我,我去了很多地方,找了你两年了。」香奈儿伏在我的腿上,仰着脸用一双饱含委屈的星眸望着我。

  我擦去女孩的眼泪,柔声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女孩的脸又红了,犹疑了一下,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你是刺客呗。咯咯。」「是啊,那你还没有忘掉我的原则吧?」我竖起三根指头,「缘份已经过了。」「不,为什么,我太爱你了,我忘不了你。我——呜——」女孩儿突然拥住我的脖子,疯狂的吻了过来。

  她的手臂收的很紧,似乎很怕我突然消失的样子。想象着一个女孩辗转各地的寻觅时那般苦痛,我心中不由涌起一丝怜惜。说来三年里被我采摘的各色花儿也颇为可观了,但真正值得回味的女人并不多,而能让我的武器感觉疲倦的肉体更是廖若晨星。

  神龙幻体的茱利娅。菲琳算一个,另一个便是怀里的这个楚楚可怜的女子了吧。不知身为圣剑士迦尔娜,她的私处又会不会给我惊喜。有些期待啊。

  就在这一走神的片刻,以往那个羞涩矜持女孩儿却已经探手解开了我的衣服。

  看着她那张因兴奋、紧张、羞涩而发红的脸,我晃了晃头,理直气壮的甩开那个三次原则,让她受了那么多苦,也该给些补偿呢。

  「香奈儿,你母亲还好吗?」我微微一笑,温柔的问道。

  「嗯,母亲也常常提起你呢?」女孩儿说着,脸又红了起来。

  回想一下那几个放纵的夜晚,那确定是人生难忘的回忆。可惜,最终我还是弃她们而去。谁让我选择做一名神圣刺客呢,人与人相处久了总会产生感情,虽然看起来潇洒冷酷,其实定下三次这种原则也是迫不得已。

  那几天,还真是难忘啊。我暗叹着,挺身进入女孩的身体香奈儿的美貌虽然也让人心动,但她身上最特别的却是另一种东西。还记得初次和香奈儿欢好时,我便被她那瑰丽透明的淡蓝色体液迷住了,之后,我给女孩子儿这种泛滥着淡蓝色潮汐,扬溢着淡淡花香的美妙花溪起了一个很可爱的名字——蓝色多瑙河。

  这种颜色特异的体液似乎是香奈儿独有,在别的女人身上我并没有类似的情况,这也愈发令我感觉好奇,后来在网上搜遍资料,除了有一些关于变异体血色会不同与常人的理论外,我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借鉴的东西。做为第一个发现和享用这迷人花溪的男人,便理所当然的拥有这份命名权。

  做为目前我发现的仅有的两个名器之一,蓝色多瑙河的魅力和茱利娅。菲琳的特异花溪都曾让我神魂颠倒,情难自禁。

  运动中我已找到网络能够提供的所有资料了,虽然少的可怜,但希望能从中发现幽灵之手的蛛丝马迹吧。

  长臂一揽,把软的像泥般的女孩儿抱进了怀里,我一边关上电脑,一边做好了最后冲刺的准备。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个甜美的熟悉声音。

  「给我们开一台机器。」

  是迦尔娜?!我在香奈儿发热的耳垂咬了咬,抱着她快步来到门边,我悄悄将门拉开了一条缝。

  做为一个久经考验的神圣刺客,我想,对于女性情爱特点的了解,我应该可以算是个博者。

  由于对客人的挑剔,也间接的行成了一种现象,能被我行刺的人,必然有其精彩足傲之处。而在我的所有经历中,拥有‘蓝色多瑙河’的香奈儿和身具‘仙境星河’神器的菲琳无疑中其中的佼佼者。

  刺客也做了三年了,若是自制于三次原则,如此千载难逢的绝世名器最终成了别人的私物,对于我这个自命了得的刺客而言,未免有些遗憾。将世上美妙绝伦更是独一无二的事物进行收藏私珍,应该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吧。

  也正是应这种突然而生的心理,当我提醒香奈儿门已打开外面有人在听时,她那猛烈的高潮中喷射而出的蓝色激流让我的想法瞬间改变。

  这般名器,也只有我才有资格享用吧。既然如此,便让她做我专用的女人吧。

  也正是基于这种想法,当外面几人惊讶望来的一刻,我并没有试图为怀中的女人掩饰。

  在柜台前,另一个女孩已经替代了香奈儿的位置,迦尔娜、杨灵和另外两个英俊的男人正面柜而立。

  只一眼,我便看出这两个有幸作为护花使者出现的男人都有一身不错的修为,其中一人一身标准的骑士装,联想起大陆流传的那个痴情人传说,我想他应该就是那个苦苦追了迦尔娜三八年的黄金圣骑士风度。卜瑞达吧。风度的痴心,也算是希罗马的一个美谈了。

  而另一个一身干练的军装,肩上挂着上校军衔的人,看他那身军装款式,应该是来自圣丁坦比伦帝国。看来,这场遭遇应该很有趣。

  看着一对我和香奈儿赤身裸体的从房间走出,众人先是目瞪口呆,片刻后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哪里来的无耻之徒?」

  「柯雷尔上校,风度,他就是那个自称刺客的淫贼!」「是他!」迦尔娜的话让两个人立即紧张起来,风度骑士更是作势欲扑。

  「有朋友到,我自然要出来打个招呼。哈哈哈……」目光从杨灵脸上一掠而过,在他们未及行动前,我手臂一挥,一股炽白色的强光闪过,强力的催眠波过处,即使以迦尔娜等人的修为,眼中也闪过一丝茫然,其他普通客人被我瞬间洗去了对这个淫糜场景的记忆。

  一枝花毕竟是我的产业,香奈儿做为这家店的招牌人物,也有珍惜名声的必要。

  「大家小心!」风度大喝一声,柯雷尔上校也已抓住了杨灵的手,玄气如屏,将催眠波挡了开去。

  「灵儿,那个男人是谁?」这个被称为上校的人对杨灵的关心明显透着古怪,我心中一动,随口问道,同时,我抱着不知所措的香奈儿已瞬间移至网吧门前的街道。

  两男两女也跟着追出,网吧里经过瞬间的诡异宁静后,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有地上的那汪淡蓝色的水迹,似乎说明着之前这个位置曾立过一个人。

  方一立稳,杨灵远远在后,另三人便把我围了起来。

  事件本身的离奇,再加上心理的极度紧张,香奈儿终于在这一刻迎来了欲生欲死的强烈高潮,一股激流喷射而出,在女孩儿一条雪白长腿上流出数条淡蓝色的小溪。

  这种情景,任谁都知道这是女人的香液吧。但我想,所有看到这般淫糜景象的人,在这份震惊迷离之外,仍会有那么一丝疑惑吧。淡蓝色的,真的是蓝色吗?

  怎么会是蓝色呢?呵呵,真是让人陶醉的问题啊。三年前的我初见此景时,又何尝不是惊奇喜悦到无法自已呢?

  在这样一个神奇的世界里活的平平淡淡,无论如何也都是件很悲惨的事呵。

  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惊心动魄的时刻,神魂颠倒中,多少人会将这一切当做是幻觉呢?

  「舒服吗?」当我旁若无人的抚摸着香奈儿的肩背,温柔的向怀里的女子问话时,我也从杨灵和迦尔娜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迷茫。

  沉醉在高潮中的香奈儿无意识的点着头。

  我呵呵一笑,探手挑起一缕淡蓝色的粘液,高高举起手指,在阳光下挂起一丝一缕美丽的珠线,「很美,不是吗?这位高贵的骑士,以及这位威武的军人,你们的眼睛看向本不该看的地方啊。」惊艳之色瞬息而逝,风度。卜瑞达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香奈儿身上移走,然后换上一副正义凛然的表情,大喝道,「淫贼,放下那无辜女子,拿出你的武器,本骑士要和你决斗!」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却不由失笑,由于天生的原因,我的武器和你无缘啊。

  「这位骑士先生,虽然我对玻璃爱好者没有任反感,但很遗憾,作为一名神圣刺客,我只对美女感兴趣。当然,如果你想看看,倒也是可以商量的事。」除了三个女人外,能听的懂这句话的便只有我自己了吧。看着风度和柯雷尔一脸疑惑的表情,我没有任何进一步解释的想法。

  「混帐东西,以一个弱女子为挡箭牌,你不感觉到羞愧吗?」柯雷尔上校表情就自然很多,只不过,他的质问听在我耳里却有些可笑。

  「羞愧?哈哈哈,请恕我无知。」我诚恳的道,认认真真的给柯雷尔鞠了个躬。

  事实上,这种情感对我来讲,真的很陌生唉,玩味着新的对手,我促狭一笑,一抽腰便把武器抽了出来。

  「骑士先生,我的武器已经拿出来了,可是,拥有骑士尊严的您,不会拿您的武器来和我的武器较量吧?」说着,我伸出了两根手指,在我的武器上弹了下,只听空中发出了夸张的一声脆响,「锵!」此时此景,众人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嗯。」紧随在香奈儿惊羞欲死的无力呻吟之后,是来自人群的无数形形色色的尖叫声。

  「啊。」

  「呀。」

  「哦。」

  「天啊。」

  「HO,MYGOD。」

  「神啊,这是真的吗?」

  「梦啊,好奇怪的梦啊?」

  「在拍戏吗?哇赛,好酷哦。」……

  「OH,GOOD,COMEON」

  男人,女人,老的,少的,就在这一片蛙叫声中,我从容不迫的将武器收了进去。香奈儿本性羞涩,此时面身处这种境地,心中之急羞可想而知,她低呼一声,将小脸儿埋在我怀里说什么也不肯再抬起。

  「宝宝,不要再工作了。以后就做我的女人吧。」「嗯~ ?嗯!」香奈儿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一阵狂喜浮上俏脸,她用力的点着头,这一刻早忘了自己正赤身裸体的被一个男人抱着立地人流穿梭的街道。

  贴耳说完这让香奈儿喜极而泣的话,我让女孩儿立于地面,才慢悠悠的望向那两个等的不耐烦的对手。倒是迦尔娜脸上满是好奇神色,似乎今天才发现我这个淫贼不是一般的特别。

  杨灵更是面红耳赤,只是那目光总是时不时从我身上一闪而过。

  「嗯。我也是个从事神圣工作的人唉,不同的领域里,我们都在为相同的信念而奋斗啊。」整理了一下衣服,我仍旧用那般诚恳而礼貌的神态,说了这句让对方莫明其妙的话。

  通常。通常对待不是朋友的男人,我的话向来是没有多少诚意的。作为一名衷情于行刺美女的刺客,对这些所谓的为神圣纯洁而战的卫道士们,我虽然谈不上反感,但好感肯定一点没有。

  我只不过喜欢用一些似是而非的举指,来表达我的轻蔑而已,对方能否体会,我并不放在心上。不让别人了解自己的最好方法,不是掩藏,应该是编排一个你想让他了解的角色吧。

  就在两个男人微愕之间,我抬手向前一拍,口中又大吼了一句前后全无关系的话,「其实,我只不过是需要你们的女人!」这招假的幽灵之手,在我的装腔作势下倒真有几分形似,多少应该有些迷惑人心的效果吧。

  喝声之后,一股声势强大的魔力波动突然间充斥着整个空间,就在所有人感觉气温降至冰点的刹那,虚空中一只苍白透明的虚形手掌由小变大,带一股明显的阴寒之气,眨眼间幻化成一片巨大的掌影向着风度骑士和柯雷尔上校袭去!

  「啊?!幽灵之手?!!」

  「不可能!」

  「别上当,那是幻象!」

  虽然选择暂时旁观的迦尔娜揭开了这只假冒的‘幽灵之手’,但将玄气笼罩全身的两个男人,还是下意识的选择了防守。

  看似诡异恐怖的掌影在触上玄气的刹那间便消散无形,如同一阵炙烤下的水珠般,一股迷茫水雾将众人包裹起来。

  「大家小心!」

  「当心暗算!」

  无视两个大呼小叫的男人,那只散尽的虚影突然卷出一阵大风,下一刻,面前的空间烟消云散,又回复了原来清明晴朗的样子。

  「大惊小怪什么?不过是借件衣服而已,难道阁下忍心让一个弱不禁风的美丽女子赤身裸体的在风中颤抖吗?」我一边责备似的说着,一边用从风度骑士身上抢来的披风把香奈儿赤裸的玉体围了起来。

  「去,到那边等着我吧。」手臂一甩,女孩儿便如一阵风般飘落在一枝花二楼的窗台。

  「既然阁下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我们便开始吧。」骑士手一抖,居然又从怀中取出一件银灰的披风,一边向我做出决斗邀请,一边献媚似的对着迦尔娜微笑。

  那笑容看在我眼里,还真不是一般的讨厌。

  「虽然阁下是魔武双修,而且让人难以置信的练成了完美防御体,但是我做为一个优秀的骑士,现以我以我骑士的荣誉向你正式宣战……」本应该当是告一段落的话从那破衣骑士的语调上我意识到对他来讲却远没有完,实在是懒的理他,身形微晃,眨眼间我已出现在这两男一女之间。

  「你们都给我闭嘴吧。」罗嗦的男人确实比女人讨厌的多,我随手放出一股辛辣的气体,向骑士和上校涌去,自己的身形也同时隐藏了起来。

  作为一名刺客,有一个原则也相当重要。那就是,无论对手是强是弱,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我向来是不正面迎敌的。

  所以,在那两位抖着一金一银两色剑气向我击来时,我却躲到了一个飘浮着迷人体香的地方。

  方才靠近,迦尔娜便一剑刺来。毕竟是圣剑士唉,她这一下含恨而发,我虽不敢过于托大,但我调戏美人的手法却是层出不穷。红光眨眼临体,我原地从容一转,全身散出一层透明色的光圈,在原地留了个虚影,真身已退出剑势之外。

  迦尔娜一剑刺穿虚影,脸上的得意还未曾散去,屁股便被我留下的虚体用力拍了一下。用这种虚影伤人是万万不能,但承载着施术者的感觉的意识之手,摸一摸女人香臀还是绰绰有余。

  虚体散成一抹光雨,我在远处盯着自己的手,做出陶醉状,「好软啊!」「无耻之徒!」柯雷尔终于明白面对我这样的对手,所谓的原则和尊严全无用处,喝骂的同时,他已从腰间拔出了两把魔力枪。

  还没等我从对迦尔娜肉感臀部的回味的清醒过来,柯雷尔已是双枪连续向我射来。

  魔力枪是好东西,做为科学和魔法中和的产物,它在机械原理上,以对魔法的固化储存技术为基础,实现了魔法能量的自动化应用。作为圣丁坦比伦帝国军队的常备武器,在柯雷尔上校出现之初,我便已有了接受这种挑战的觉悟。

  「砰砰砰!」一枪连着一枪,柯雷尔的每一枪总是击穿我的虚影,子弹尾随着我闪动挪移的弧线,在地面上留下一串串的弹坑。

  等他双枪子弹告尽,我也从容不迫的停了下来,看着那地面用弹坑排成的字,我婉惜的道,「好枪法,不过,和我比起来,你的反应速度还是太慢啊。」在我的刻意下,仍冒着魔法烟雾的弹坑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留下一排龙飞凤舞的字——风月刺客盟!

  看着这一地的字,柯雷尔脸上阵红阵白,一旁的黄金圣骑士风度。卜瑞达也是一脸尴尬神色。

  我微微一笑,却望向在一旁发呆的迦尔娜,这个被男人再次轻薄的女子,心中一定很郁闷吧。本身已是圣剑士之能,然而就在一个身为黄金圣骑士的风度和另一个十级剑士的柯雷尔的联手下,我仍能够如此嚣张,必然在这个女子心里烙下不可战胜的印记。至少,她会感觉在我的魔掌之下自己无力反抗。

  当然,我本人还是相当清楚,如果真是正面的生死相搏,这三人虽仍不被我放在眼里,但一定的威胁还是有的。‘虚实幻影’的效用,充其量也就是个惑敌罢了。

  做为交战中轻薄女人的梦幻级神技,我对这一招的使用有着极深刻的研究。

  同日的深夜,同样的幻影,又在希罗马的皇殿出现。

  「香奈儿,先在一枝花呆几日吧,等我办完一些事情,会送你到一个地方去。」「迦尔娜,我的影子,会是你永远甜美的梦魇。你是属于我的。我还会去找你的。」「灵儿,你憔悴了。」

  在对手的漫骂中,留下三道心灵讯息,我故技重施的跳入虚空,留下整个街道吵吵嚷嚷的人群。

  【完】